關於部落格
平安
  • 47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顫抖的揉弦在暮色空曠的沉寂裏蕭索。

悠悠桃花水,一抹淡淡的憂傷鎖住了誰的小山眉。

煙波藍,暮山紫,寸寸相思幻化了漫天彩雲籠上了你的心頭,何從尋覓。

粉黛依舊,吳鹽勝雪,可再有一雙纖纖素手輕握了如水的並刀,破我的新橙。

秋雨涼,秋風冷。

寒蟬淒切。

春江花月夜

漿聲連連,劃破一夜春江水,沉沉暮鐘,驚起江邊宦遊人。

是瀲灩的波光喚起濃濃相思意,還是如盤的滿月照得離人心上愁。

不知江畔何人初見月,不知江月何年初照人。脈脈流水流過千古,默默回答沉寂的追問。

春日易短。江水易逝。花紅易衰。月盈易虧。

夜闌珊。

蕉窗夜雨

夜來雨打芭蕉,聲聲碎。

憶起西窗共剪時。

閑挑燈花,燈下小兒女嘻嘻笑語落寞了惆惆離思。閑愁無人寄。

點點滴滴。這樣無邊的夜裏,良人知否?可有添衣?

廣陵散

某些亙古的琴音穿越飄渺的時空變奏成絕響。

某些江河灌注山川雕刻的剛烈血氣,隨著琴音流散於天地之間,溢出於雲水之外。

錘音鏗鏘,兩眼睥睨管他朱門銅臭。

皎如玉樹,臨風舉觴任爾雨打風吹。

是時代造就了這樣的風骨還是這樣的風骨成就了一個時代。

是刑場上那指尖的最後的筢音震動了天地響徹了雲霄還是那悠長的旋律染透了喋血的刑場。

傲骨錚錚在頓挫的音符裏詮釋了一種不羈的風流叫魏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