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平安
  • 47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有一種感動,叫相知

 
“高漸離擊筑,荊軻和而歌之。酒酣以往,相視而泣,旁若無人者……至易水邊,高漸離擊其築,為變微之音,荊軻歌曰:'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得進附近,高漸離以築擊之,不中,遂誅高漸離。”
  ——《史記?刺客列傳》
  
輕輕地,荊軻抽出一段利刃,這是燕國太子丹以重金從鑄劍師徐夫人處購得的。是把用劇毒煮練過的匕首。森然寒光從刃尖綻出——它渴望被主人插入秦王的胸膛。 “該出發了”。荊軻嘆道。遂將匕首捲入督亢之地的地圖,挾著裝有樊於期頭顱的木匣,同身邊​​的秦舞陽一起,登上了馬車。馬車飛馳。方向是,秦國,易水邊。
定晴一看,易水邊已有人在候著荊軻的到來——燕國太子丹和他的門客。當然,還有一位荊軻最不能忘懷的朋友——正在撫築的高漸離。 “這些人,都是送我赴死的吧。”荊軻心想道。所有人都是一身素衣如雪。天地間陡增了死亡的氣息。
  築聲響起。是悲涼沉鬱的變微之聲。荊軻隨著築聲,回憶,回憶……
  那時,他和高漸離都還年輕。張狂寫滿了硬朗的面孔。他們偶然相遇,相識,再到相知。燕國的鬧市裡多了一對談天論地至酣處,泫然淚下的身影;城外的竹林裡,多了一對飲酒論劍,擊筑而歌的朋友。他們談劍,談書,談天下。荊軻,離漸離,一對最為張狂也最為親密的朋友。
然而,暴秦發動了侵並別國的戰爭,他們再也找不到一個寧靜避世安心論道的地方了。天下百姓又何曾不是如此面對暴秦的仇,對秦王的恨,在兩個年輕朋友的心底,油然而起。這才有了今日的易水送別,揮淚赴死。
  築聲變換。為雄壯慨激的羽聲之調。荊軻從回憶中驚醒。眼前之景彷彿成了暴秦搶掠過的焦土,百姓們橫布的屍體……高漸離與荊軻相知的心意,盡在這築聲之中了!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這是荊軻一生的絕唱了。五日之後,他的死訊傳​​到燕國。
  離漸離的眼中有熊熊的烈火。他隱姓埋名,接近秦王,不久,機會來了。他因擊筑出色被招中宮中,成為秦王的貼身樂師。秦王命刑官用煙熏瞎了他的眼。
一個暗黑的夜,宮殿中燭焰跳動。離漸離在築中加了鉛,將那築向秦王擲去。不中。秦王遂誅高漸離。
  那時,距荊軻遇害已有五年了。荊軻在公元前227年喪命於秦宮,五年後,他的知己,高漸離,也一樣從容赴死。
  距今已有2239年。
在這逝去的二千多年中,人們不會忘記,一對相知的朋友,為了誅殺秦王,救百姓於水火,相繼赴死。
人們會一直感動著,為荊軻與高漸離的殞命;
人們會一直感動著,為荊軻與高漸離的相知。
  有一種感動,叫相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