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平安
  • 47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們不妨微笑以對

只有一個值得認真談論的話題:“物人”的滋生。
 
一直以為,我們的世間定存在一種神聖從容的生活。它使人的活著顯得坦蕩和有力,知足而又快慰,讓人回溯到自己本身應在的座標。然而迷津阻止了這種祈望。面對五花八門雜亂無序的世界,人前所未有地無所適從。
 
改變的契機來自信念。當生活如一面髒汙的紙巾被反復使用時,我們首先要清洗自己的大腦。相信未來的光明,相信根基的堅定性和法則的普適性。物壯則老。在這個意義上,人應該為目前尚可包容的世界的缺憾而慶倖。越過時間的業障,在古老的過往,我們觀賞到連綿起伏的山脈,蜿蜒的河流,被綠樹簇擁的村莊。明淨的天幕下,是被農具所操控的時間。土狗把與世無爭的眼神向遠方投放。然而,那時的明媚只在想像和虛構中令人追懷和感念,它的內裡依然缺乏完美無瑕的人。
 
這是藝術的罪孽。對人存在的維度的拔高過甚而終究難以企及,導致了厭世、不恭以及精神空虛的大面積蔓延。一個人所無法達成的目標,摧毀了所有他們關於生存的激情、智慧和信心。藝術的虛假性、誇張欲及放縱癖對在者所造成的精神創傷,是著眼于“文以載道”的功用性的神聖導師們始料不及的。
 
什麼是上帝的存在?這個問題甜點一樣令人反胃和闌珊。某種意義上,上帝是一種罪過。確切地說,上帝被人玩弄於股掌之間。壓迫必生反抗。與廟堂上的酒池肉林醉生夢死遙相呼應的,是白山黑水間的群情激奮揭竿而起。當宗教革新的領袖和啟蒙運動的先驅們義無反顧地奔走呼告時,古朽的神殿搖搖欲墜,諸神驚惶逃逸的狼狽觸目皆是。人們歡呼、自信並成為宇宙的尺度。啟蒙的豐碩成果如一席盛宴,召喚著長久以來被愚弄和欺壓的眾生瘋狂投奔。就在人們對色香味俱佳的生活的津津樂道中,上帝成為古怪而又尷尬的局外人,處境悲涼。宗教是麻醉人民精神的鴉片。越過歷史的雲煙,偉人的教導洞簫一樣迴響在時間的深部。
 
一個先驗的實體被他的信者小丑一樣隨心所欲地塗抹和修正,人類的信仰具有無可辯駁的隨意性。人自圓其說地規定著神明的作為和走向,喚之即來,揮之便去,宗教誕生於人的實際需求,上帝的存在不過如此。篤信而又游離和斧正,所謂信仰從來就不具備純粹的品性。而真正的問題在於:什麼理由驅使我必要屈從一個形而上的存在,卻使自我鮮活的生命風化為乾癟的標本?戰慄的追問直逼啟蒙教義的核心。
 
一定意義上,信者是一群怯懦、慘傷和自我迷戀的人。人在暗夜裡行走,上帝說,要有光,人就前行的較為安全。上帝誕生於人的局限,如恐懼,焦灼以及對生老病死的無從把握。狂人對此洞如觀火,“超人”的批量湧現便成為不可避免。而“超人”的沉迷俗世,又給“物人”的滋生開闢了闊大的道路。
 
我 已經說過,不存在毫無瑕疵的人。人是一種過程。“物人”的在世理所當然。“物人”依舊會成為人的自我完善的歷程中的華貴祭品。沒有誰比造物更暴殄天物。這是對物人之所以持有平和心態的原因。“物人”如果還可以被寄予厚望,只能是歷史的教訓或契機使人類追回精神的短板,從而生成較為完善的人。
 
……
 
日光之下,並無新事。
 
對自我或他人的期望過高,這是所有煩惱和通灼產生的根源。或說,人被自我存在的意義所分裂,急不可耐地成為複雜向度上的多面人。在道德領域,我們可以赤誠完美的德行直面上帝;而在價值領域,信者又成為自我欲望的打壓和抑制的憂心忡忡的人。他們因道德的背負而面目憔悴,形單影隻,成為落魄和慘敗的人,這是所有信者的可能性境遇。關鍵在於完美的德行並不能造就真正完美的人。
 
對此,暢想天國的美好圖景,成為所有價值和意義確立的依憑。當神的子民享用著富足明豔的生活時,我們激動地以為這是造物對他的生靈的終極期望和完美示範,然而,此種場景對於不信者卻永遠閉合和緘默。作為人,我們無法了知上帝的心中所想。人的任何血氣生生的思想在神明面前都會遭遇失色和萎頓的無奈結局。這是人的局限、人的悲劇的淵源。思想是一堆華美的廢物,使持有它的人焦慮、疼痛和精神錯亂美白產品推薦
 
如果回歸到與降生遙相呼應的人的另一個端點即離世,我們或許能探查到一些輕飄的蛛絲馬跡。在此,我們目睹到“不同的過程香港家政中心,永恆的結局”的終極寫照。由此滋生了兩類我們並不眷注的人:虛無的人和篤信者。我的意思是說,當所有的終局早已給定,我介意的是作為個體的人的過程將如何完成?一,不厭棄塵世的煙火,對終極的存在給予必要的虔誠的過問和敬畏;二,全身心地把自我交付於上帝,從而在一個安全自足的時空達到人神的和諧統一。只要我們的內裡寧靜澄澈,世界就會呈現給我們處處淨土的無上妙境。所謂世界,不過是一種極具可塑性的流體,思想則是置放它的杯盤。只要我們相信,我們就能擁有。
 
最後,因為“人”是一個過程,對於“物人”,我們大可不必求全責備;加之那個既定的終局,我們不妨微笑以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