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平安
  • 47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瓜,那美麗的自然風光















在老家,蔬菜的淡季则有干菜,如干豆角、干茄子、干萝卜、干红薯、干南瓜、干辣椒等等,故乡的干菜,其滋味依旧鲜活可口。
  又到了盛夏季节,又到了吃瓜解暑的时候。打工在外,在城里吃着西瓜,便不由得想起了故乡的油瓜、香瓜、灰瓜、甜瓜、黄金瓜……想起了在家时,故乡那绿油油的瓜田和故乡普通的种瓜人。
  江汉平原的故乡,地势平坦,土壤肥沃,雨水丰富,是著名的鱼米之乡。这里的气候环境,对瓜蔬的生长有独天得厚的优势。
  大集体时,农户家自留地面积小,很少有多余的菜地去种西瓜,生产队种西瓜,也只是选择在河滩地沙坡地这样些粮食低产地里。沙地长出的西瓜水分足,瓜瓤甜,皮薄个大,吃起来,美味可口,心里沁凉。
  西瓜属于经济作物,生产队种植还得经过上级的批准。西瓜成熟季节,生产队把壹车车的西瓜送往城里,卖出的钱作为生产队副业收入,只是把那些卖不出去的“卷园瓜”才分给社员。
  那时候生产队分粮食是按工分算的,除了分粮食,分柴草、瓜蔬也是按工分,我家人多劳少,每次分西瓜也只能分上那么几个。记得,母亲有时用褂子把西瓜兜回家来,壹个西瓜分成八块,给我们姊妹壹人壹块。
  各家各户的自留地种的油瓜、香瓜、灰瓜、甜瓜、黄金瓜,是在菜园里的黄瓜、瓠子、洋芋吃完后,新栽的瓜秧拔节、开花、结榴长出的各类瓜。农户菜园里,又数油瓜种的最多。
  油瓜,也叫菜瓜。油瓜可以生吃,可以炒着吃,也可以做成酱油瓜。过去,农户的菜园里多施鸡粪、猪粪、人粪料之类有机肥,油瓜秧栽下后,不出半月,瓜秧呼啦啦上窜。有壹种螟虫爱吃油瓜秧的叶,在嫩叶上洒撒些石膏粉就可以有效地防治。油瓜个大,产量高,除做菜外,多是生吃解暑。瓜老熟后,就闻到壹股油瓜的香味,瓜肉丰满,入口甜脆酥绵。
  “双抢”大忙季节,正是吃油瓜的时候,庄稼人把油瓜带到地里,解渴饱肚。每当壹趟的秧苗插到田头,妇女们拿起放在田埂上的油瓜,在抽水涧沟里洗后,用拳头捶开,甩掉瓜里的瓤籽,互相分着吃。休息壹会,然后再“下弈”(即转田头)去继续插。
  炒油瓜,先洗净切成片,准备好辣椒、姜和蒜。锅里的油热后放入菜瓜,翻炒几次再放辣椒等调料,炒至半熟就可以出锅了,吃起来脆蹦脆蹦的,清甜爽口。
  酱油瓜是壹道在夏天开胃的小咸菜,与普通的酱菜制作壹样。酱油瓜靠的是酱(小麦酱),酱不咸加盐,这样才不容易变黑,时间长了也不会变质。
  故乡的香瓜、灰瓜、甜瓜、黄金瓜也广泛种植,夏天,菜园里是壹片新绿。梅雨季节的来到,菜叶肥厚,瓜蔓蓬勃地生长。
  香瓜黄色的​​ 皮,外表有棱,香瓜肉厚、肉香、肉甜、肉脆。吃香瓜先削去皮,用刀切开后,壹股瓜香扑面而来。
  灰瓜形如羊角,瓜的顶部稍粗,根部稍细,皮呈浅灰色,橘黄瓜瓤。灰瓜很脆,用手壹掰就开,瓜香扑鼻。
  甜瓜因味甜而得名,甜瓜椭圆形,果皮乳白色,外形美观,香甜可口,老少皆宜,风味极佳。
  黄金瓜黄澄澄的外表,纺锤形的腰身,切开来,尝壹口,满嘴浸溢着清香。
  瓜熟蒂落,甘甜多汁的瓜,人们在劳作时吃着,也不忘去留些来年的种子,把瓜籽撒在斗笠上,待瓜籽晒干后保存好。
  在农村,有“偷瓜者不算贼”的公认,那时,农村长大的孩子估计都偷过瓜。大集体年代,每个村都有农科所,种有大面积的瓜蔬。我们村农科所每年都种几十亩地的西瓜,专卖给江汉油田,作为职工防暑降温之用。
  孩提时,放暑假了,我曾随村里几位比我大的伙伴偷过农科所的西瓜,不过我胆小,多半只是放哨,注视着看瓜地的老人。“下定决心偷西瓜,不怕牺牲跳篱笆,排除万难摘到手,争取胜利拿回家”,儿时偷西瓜的打油诗至今不忘,回想起来甜滋滋的。
  故乡的瓜甜,身在异地,故乡的风物经常闯入我的思绪,有时也对家人和朋友说起,我老家种的瓜蔬是最好吃的。除了 ​​瓜蔬,对老家湖里、塘里长出的菱角、莲蓬、荸荠也爱得深沉,特别是那嫩嫩的藕带,吃在嘴里,有着母亲那无比香甜的乳汁的味道,万缕千丝。
  故乡啊!我生于妳的怀抱,喝着故乡的水,吃着故乡的五谷杂粮、瓜瓜菜菜长大。故乡的特色菜“沔阳三蒸”,其中蒸南瓜算得上是以最简单的方法做出美味营养的佳肴。
  儿时的故乡,那美丽的自然风光,让我终生难忘,魂牵梦萦!eimly0630 . 幸福的地图 . . 爱上自己 . 完美的契合 Quietly think 无名隐士的空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