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平安
  • 47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印象中模糊地記得,第一次吃到米花糖!

 米花糖,在我九歲之前並未聽說過這種甜食。但是隨著父母從瀋陽轉業到了重慶之後,米花糖就已經成為我的記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今天,速食麵之類的方便食品已經汗牛充棟,可是四十多年前,我認識的第一種民間的方便食品就是川東南的米花糖 婚礼之行-蜜月度假
印象中模糊地記得,第一次吃到米花糖,是在三姑的家裏。那時,我們一家四口乘坐了幾天幾夜的臥鋪由瀋陽而北京、由北京而重慶。就在大人們張羅著吃飯時,湯強哥哥遞給我和弟弟每人一個長方形的小油紙包,並且幫我們打開,裏面就是我第一次聽說的米花糖。
可惜我們還沒有來得及品嘗,楊燕姐姐叫了起來:“啷個搞起的嘛,要吃飯了撒,吃了米花糖還吃得下飯嗖?”
湯強哥哥趕緊眨了眨眼睛,又把油紙包了回去:“你們等哈兒帶回去吃嘛,這一大包都是給你們的。”
一直惦記著米花糖的味道,結果那頓飯吃了一些什麼,味道如何,自是全然不知。
晚上,洗完了澡,我們和三姑二家人坐在院子裏的竹床上乘涼,終於找了一個機會,偷偷問了湯強哥哥一句:“米花糖好不好吃?”
“那當然好吃得很喏。”說完,他就直奔二樓,給我們拿出來了下午沒有機會品嘗的米花糖。而且向著三姑解釋道:“楊陽他們沒有吃飽,餓了喲。”
我和弟弟在昏暗發黃的燈光下一看到垂涎已久的美食,立即雙眼放光,搶過來就囫圇吞棗。我是坐在竹床上的,不少米花糖的碎渣都掉在床上,湯強哥哥打著 手電筒將大一點的渣末撿起來放進我手中已經空空如也的油紙上,看著我將那些碎渣渣都仰脖倒進嘴裏,再用濕毛巾去擦拭竹床。弟弟就可憐了,他是站在床邊吃完 的,吃的時候,不少小塊的米花糖都落在了地上,畢竟這是我們第一次嘗鮮這種食品,根本不清楚這種脆脆的食品會不斷地崩落暗瘡印
看著弟弟依依不捨地望著黑乎乎的泥土地上間或有些發白的米花糖顆粒,楊燕姐姐說:“湯強,你給他們用開水沖到吃好安逸唻?那就不得浪費了撒。”
我的舌尖與米花糖第一次親密的接觸結束了,我的感覺是米花糖比爸爸從部隊上帶回家來的壓縮餅乾好吃很多。
重慶的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在那個物資極度短缺的年景,米花糖和桃片成為孩子們的最愛,當然還有上海的米老鼠奶糖。但是之於我們一家,不僅僅是孩子,就是爸爸媽媽都很喜歡米花糖,因為米花糖是糯米製作的,我們家貌似代代相傳喜歡糯米食品,包括粽子和豬兒粑。
也許牙口的原因,爸爸媽媽並不太喜歡直接幹吃米花糖,而是將米花糖放進碗裏,沖進開水,看那些米粒軟軟地散開,看黑色的芝麻和大顆的花生漂浮在碗中,更開心的是些許豬油的油星也在水面上散發出誘人的氣息。
如果能在碗裏面放一小勺白砂糖,用勺子攪拌,待到白糖完全溶解,一勺一勺地吞入口中,神奇的美味無以言喻,更關鍵的是,絕不會有一星半點的浪費,哪怕是最最微小的渣渣,也都會在吃完米花糖後再倒入碗中的開水裏重新再次聚集,成為最後的美味嬰兒背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